冷到極光圈

關於部落格
Hannibal 吃我拜託))X

金爆迷妹 研二廚乙

初訪請戳公告

徵人at 公告+相簿
  • 2632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Hannibal] 抹布/ 尼拔

 雖然原本只是愚人節賀文(?)
最後還是稍為補完(???)了

配對是抹布X醫生,請小心服用,避免誤食www噗浪連結
http://www.plurk.com/p/jvt9o1
http://www.plurk.com/p/jvwtlu 


【secret therapy】抹布/尼拔
這是一個令他感到安心的房間。以往,他每個月都會來這裡報到,吐露心裡最骯髒、最不堪、最不能為世界所接受的秘密,然後,他會感到舒暢、自由,他知道他可以靠著這些告解式的抒發撐過下一個月。
這裡就像是他個人專屬的教堂,有絕對保密的神父為他祈禱祝福,並寬恕他所有的罪。
對的,那是以往。
他與他的避難所、告解室、他的小天堂——無論給這房間起了甚麼代稱都已不再重要——分開了。他再也不能回到這房間。儘管如此,他仍想念他的專屬神父,想念神父為他泡的紅茶、為他倒的紅酒,想念房間裡瀰漫著陳舊書籍的氣息,卻不帶霉味,想念陽光溜過窗戶灑在神父灰金的、梳得整齊服貼的髮絲上,在午後昏沉的節奏裡閃爍著點點金光,映照得神父臉龐更顯柔和。
也許神父是他最敬愛的人。
正因如此,今早翻開地方報紙時他才會如此憤怒。
他的神父遇襲了。
他的神父需要幫助。
所以他回到了這房間。

「讓我幫助你,神父。」
「……我不是……神父……我是你的心理醫生。」
「我不介意,你說過我可以用任何我喜歡的方式稱呼你,記得嗎?」
「是的,我說過。」

他調整了一下坐姿,側坐在單人沙發的扶手上,這是神父平常坐的位子。神父是個高挑的中年男人,但絕非急診室裡那些看起來營養不良的醫生,亦非院長辦公室裡臃腫的老醫生,儘管已步入中年,金色髮絲中略帶灰白,他依然體格健壯,合身剪裁的Armani西裝包裹著偉岸的身軀,就連纖長、骨節分明的手指也充滿力量。神父幾乎是每個男人的夢想,他這麼想著,崇高的職業、高薪、英俊、挺拔,女人想必都為他傾倒。這樣的男人值得更好的,一切。

「我記得……我將你轉介給……R醫生了……」曾經身為他的心理醫生的男人開口,喘著氣息,斷斷續續的陳述一個簡明的現實,亦即他不應該出現在這裡,這裡不再是他的小教堂。
他看向房間的中央,那裏擺放著暗色的木質辦公桌,原木精雕繁複華麗的紋飾,隱隱散發木質香氣,沉穩而堅固,他的神父、他的心理醫生倚坐在上頭。
「是的,但我的神父,你需要幫助,所以我回來了。」他滑下扶手,稍稍拉平襯衫,走向辦公桌。
「我才是……你的心理醫生……你不是……我的……」心理醫生的呼息依然不穩,淺淺的喘著。
他走向辦公桌,駐足在醫生面前。
「但就像你曾說的,處於壓力或焦慮下的人需要適時的放鬆自己,」他隨手拿起桌上其中一個性玩具——寬約三指,長十公分,圓柱體上佈滿大小不一的顆粒——將開關推至最高振動頻率,塞進醫生濕漉漉的臀縫,「而你也同意性是很好的抒發管道。」
穴口再次被撐開的時候,醫生發出一聲低低的哀鳴。
「很好,第三個了。」他滿意的退後一步,欣賞他的作品。他的神父,幾乎癱軟在自己的辦公桌上,雙手被綑綁在後,上半身穿戴完好,而西裝褲同內褲已被退至腳踝,左側吊帶襪也已鬆脫。瀏海散落在額前,因汗水而貼附在飽滿的額頭,嘴角有些血跡——難免的,被幫助的一方總是會抵抗——醫生無法克制地仰頭呻吟,最後送入體內的圓柱型玩具把前兩顆跳蛋推送得更深了。
「這是我送給你的禮物啊,神父。」

TBC……

【secret therapy續】抹布/尼拔

Hannibal Lecter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側臥在診療間的躺椅上,身上蓋著平常收在櫥櫃裡的喀什米爾毛毯。早晨的陽光穿透東側窗戶灑在地毯上,他聽見窗外鳥兒飛鳴,街道上車水馬龍的喧鬧,而室內一片寂靜,角落裡的老唱盤不知在何時停止轉動小夜曲的音符。
他坐起身時毛毯滑落至腰間,一股冷風吹來,告訴他窗戶並未關上,空氣中瀰漫著冷風帶來的潮濕氣息,夾雜落葉腐爛的草木味道,還有一種極淺的、幾乎已經被冷風吹散的,腥羶味。是汗水和精液的味道。
心理醫生低頭評估自己:儘管西裝有些皺了,他穿戴整齊,領帶從手腕回到它應該在的位置——甚至還燙過了,相當平整地看不出來昨晚被粗暴地使用過——打成厚實典雅的雙溫莎結。襯衫也被撫平,只殘留他沉睡時的壓痕,整齊地紮在西裝褲裡。下半身的衣物全都回歸正軌,皮帶正好扣在他習慣的鬆緊度,褲管內的吊帶襪穩穩地貼在小腿肚上。一切似乎就和昨晚八點前一樣,沒有甚麼不同,細微的差異是他身上的麝香調古龍水比昨晚濃了些。

沒有甚麼不同,指的是表面上的。

醫生起身走向他的辦公桌,同時評估自己的生理狀態。大腿至少抽筋了兩次,左側股四頭肌拉傷,背肌拉傷,手臂肌肉僵硬痠痛,至於昨晚受到嚴重侵犯的地方……他駐足在辦公桌前,除了嚴重的腫脹感告訴他那裏已發炎,或許還有些破皮,但似乎沒有任何撕裂傷的跡象。

還能行走,只是步調慢了些。他這麼評估著。

辦公桌上如往常整齊擺放著各式文件和患者們的基本資料,一本簿冊攤開在第12頁,正是他昨晚閱讀到的地方,賽璐珞鋼筆和藏青色墨水瓶擺在右側,在他來得及為筆上水前,不速之客按響了他的門鈴。
場地回復得很完整。心理醫生改變了原先對那位病患的看法,他看到了更深層的東西,值得再做一次心理測寫。

他注意到辦公桌上多了一個奶油色箱子,以簡單大方的絲質蝴蝶結包裹,附上一張小卡片。
「希望你喜歡我的禮物。」字體花俏,筆畫末端總是向上勾起。
醫生拆開他的禮物,裡頭是既熟悉又陌生的東西。之所以熟悉,是因為他幾乎可以推斷箱子裡的東西,在昨晚都曾進入他的股間和體內,至於陌生感,是因為他全程都沒看到這些東西。
他望著箱底好一陣子,接著舉步緩慢地爬上閣樓,拿出另一本陳舊的簿冊,抄下他需要的資訊。
他回到住宅,為自己倒了一杯上好的波爾多,細細翻閱整理得有條不紊的食譜小卡,挑出了「紅燒牛肉麵」。
「無禮的台灣人啊……」



END (??? 

最後還是忍不住搞笑了XDD
也許會把中間的肉寫完整一點,再把結局改調 (LOL
也許會變成五月場的新刊,誰知道ㄋ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